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默俏】越轨 (上)

在LFT的边缘试探。

现代paro,OOC&雷注意。

一句话鳞鱼。



出于某个意外,他和自己的老师睡了。


若为摇摇欲坠的道德标杆挽回一点颜面,那就是他们都是成年人且并无利益牵扯。虽说是师生关系也从未有机构背书。俏如来视默苍离如师,但全然不知内情的人来看,或许觉得两人也不过就是年龄相差略大的朋友。日常之间,他也并不唤默苍离老师,只谨慎地、按着家人之间的礼数,称一声“先生”。


他认识默苍离是因为史艳文。

史君子朋友甚多,可和他层出不穷的敌人相比。和默苍离的交情看起来并不那么丰厚,却是可以将长子直接托付的关系——那时候他妻子新亡,和苗疆明争暗斗方兴未艾,又...

【默俏】如是观

本来是《有为法》的本篇,但当初的架构写不下去了,重新改头换面成了这篇。
一切OOC都是我的。
真是太喜欢这对师徒QwQ

如是观

他在离开羽国之后生了一场大病,说不出病因的。那病来得汹涌,抽剥不去,他躺在那里不吃不睡,如同等待又如同放弃。有人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但他已听不出音节。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他也不记得了。
大约是太累了。
有人这样说着,但他却没有理解其中的意义,而是任由自己沉溺在过分安静的世界里,思维似乎也停滞,唯余一片空白。人生在世,如身在棘中,不动不伤,愈去挣动愈是万劫不复。偏偏智者的天命就是要算,将百千万的命和劫都算进去,于是便也受着百千万的伤,直至万劫不复。
然后一双有力的手将他扶起来。熟悉的...

【默俏】有为法


俏如来和史艳文初入魔世自然境况称不得好,诚实一点说,就是只剩下一口气。在那种情况下如若真遇到了性情残忍的魔族,只怕便是九死无生。然而大概是天运不肯让中原的史贤人和刚刚继位的钜子就这般殒命,他们仍然是被人收留了。
俏如来醒来的时候头仍晕沉得很。他缓缓睁开眼,看到迥异的室内装饰后思绪电转,瞬间明白过来自己现状。
然而所处之所并非牢房,甚至还有人帮他包扎过,这等待客之理于中原也少见。他起身,发现除了不能提气之外走动无碍,唯独并不见史艳文。
情况未明,他按下心中不安推门出去。长廊上几点荧荧灯火,远处有一线若断若续的琴声。他循这声音走过去,一路上不见一个魔影,安静如若走进一个幽深的梦境之中。走到尽头才发现是一...

【默俏】明镜台

#随手摸个小段子


俏如来本能地知道,应该没有比眼下更为平静的生活了。

地门佛国之中,不见戾气,不动刀兵,人人各得其乐,即是那一向戾气四溢的叔父,似乎脸上也多了几许慈祥温柔。每至晨钟鸣响之时,各处广泽宝塔遥相呼应,连绵回荡,悠然不觉,似是无穷无尽,遮断一百零八般烦恼愁苦。

俏如来顶着一个地门军师的名头,却并无什么实责。他本能厌恶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得了这一任职。如果可能他宁愿将时光耗费在闲杂书卷之上,哪怕静静坐着名为冥想实为发呆,就仿佛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在无声地发出抗议信号,叫他停下奔波的脚步,什么也不要做,什么也不要想,放空、停滞、...

【默俏】两不知 结.

OOC注意


九 两相思


那之后一切本该回到正轨,但事实上俏如来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将自己关在屋里天天不知忙着什么。忙着在魔世搞乐队的小空暑假没回家,一通Skype回来意外发现只有自己小弟在家:“大哥呢?”

“他正在忙。”银燕说。

“这不是暑假了吗?他教授指使得可还真狠啊。”

“好像不是教授的事情,放假了大哥就关在屋里天天干活……”

“怎么回事?”小空眉头一皱。

“好像是正在忙着画什么……”

“画?”

“是学期作业吧,”银燕也多少有点苦恼,“你知道的,大哥如果不想说什么事情,根本问不出来。”

小空也知道自家小弟虽然性子够耿直但向来都是被大哥三言...

【默俏】两不知 之八

第一次地,俏如来有了不再做好学生的冲动。

在教授面前找个托词论文也好什么也好,放弃不可能穷尽的古籍,放弃这个工作、这些奔波的烦劳,和这个人见面的机会。

而且他可以这样做。

现在,史精忠有选择的余地——尽管他甚至不习惯于这种自由。

座椅转了半圈。

侦探小说家翻看着他带过来的资料,速度让人怀疑他到底看了些什么。他身后幻灯光影变幻,明明灭灭映着他半张脸。他看起来始终是那样:没有什么能动摇他,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也没有什么能牵系住他,咫尺之距的男人感觉却像是千里之遥。

俏如来到了嘴边的拒绝又烟消云散了。

“我会……再来。”

他低声道了一句,转身离去,几近落荒而逃。


八 ...

1 / 3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