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雁俏】不立文字(上)

*乱来的伪民国paro。其实是等待戈多【并不



走进那片小巷的时候,上官鸿信听见了风琴声。


和城里四平八稳的胡同不同,城南的宅子是后来到了这城的人修起来的。那些自南边而来的移民们,一重一重,一层一层,将城市建成了重叠累积的样子。于是这里有旁逸斜出的街道,忽如其来的死巷,重重繁密的房舍形成了巨大的迷宫,竟使得外来者如此容易迷失路径,卧着休息的驼队和一棵歪斜的树木也不能起到任何指示的作用。在门口枯树桩一般久坐的老人们慢慢捻动手中的佛珠,深陷在皱纹里的眼皮垂着,偶尔弹动一下,像是嗅到踏入地盘外人的动物。

上官鸿信走过那些街巷。北方干冽的风卷过他风衣的下摆,掠过他鎏金的瞳孔。他走...

【雁俏】今日相乐

*古风ABO设定,纯PWP,OOC请慎。


戳戳看

【雁俏】因缘生灭(下)

雷,请慎重。


<<前文



“你已经下了决心去了解他吗?”


无水汪洋之上,照例两杯无味的茶,两个白发的人。这本来是不可能复现的景象,毕竟地门早已随着元邪皇的复现而灰飞烟灭,一百零八高僧所证之道归于梦幻泡影之中。即使如此,随着最后的钟声所留下的那段意识,现在却清清楚楚地显明于俏如来的眼前。他曾经听银燕说过,在蛊虫所营造的梦境中见到了邪皇和缺舟;他想过这或许是一个机缘,只是一直未等到开启时机。寒暑迁流,他渐渐以为那钟声中除了告别便无他物了。

直到现在,白发的高僧端坐于他的对面,问,他是否已经准备好。

俏如来默然不语。他饮一口清淡如水的茶——竟然还是记忆中...

【雁俏】因缘生灭(中)

<< 前文



这么多年,雁王真的不嫌累。

俏如来想,他一直这么想。

人大概总得有点活下去的盼头,或多或少,就算死过一两次也一样。但是如果这方法是给另一个人捣乱,那对于“另一个人”来说便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戮世摩罗曾经嘴贱地评价雁王:纯粹闲的。当然他说完这句话就被公子开明扑上来捂住嘴,一边拖走一边说小祖宗啊不对帝尊啊您少说两句成不,这个人非常危险十分危险特别危险您到底还想不想让他快点走了?一边网中人倒是冷眼旁观,不知道是不是想起某位天天追着人打架的家伙。

可惜雁王不是被腹诽两句白眼两下就罢休的人。这么多年来,雁王将他的游戏进行下去。这不计个人安危一...

【默俏】越轨 (上)

在LFT的边缘试探。

现代paro,OOC&雷注意。

一句话鳞鱼。



出于某个意外,他和自己的老师睡了。


若为摇摇欲坠的道德标杆挽回一点颜面,那就是他们都是成年人且并无利益牵扯。虽说是师生关系也从未有机构背书。俏如来视默苍离如师,但全然不知内情的人来看,或许觉得两人也不过就是年龄相差略大的朋友。日常之间,他也并不唤默苍离老师,只谨慎地、按着家人之间的礼数,称一声“先生”。


他认识默苍离是因为史艳文。

史君子朋友甚多,可和他层出不穷的敌人相比。和默苍离的交情看起来并不那么丰厚,却是可以将长子直接托付的关系——那时候他妻子新亡,和苗疆明争暗斗方兴未艾,又...

【默俏】如是观

本来是《有为法》的本篇,但当初的架构写不下去了,重新改头换面成了这篇。
一切OOC都是我的。
真是太喜欢这对师徒QwQ

如是观

他在离开羽国之后生了一场大病,说不出病因的。那病来得汹涌,抽剥不去,他躺在那里不吃不睡,如同等待又如同放弃。有人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但他已听不出音节。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他也不记得了。
大约是太累了。
有人这样说着,但他却没有理解其中的意义,而是任由自己沉溺在过分安静的世界里,思维似乎也停滞,唯余一片空白。人生在世,如身在棘中,不动不伤,愈去挣动愈是万劫不复。偏偏智者的天命就是要算,将百千万的命和劫都算进去,于是便也受着百千万的伤,直至万劫不复。
然后一双有力的手将他扶起来。熟悉的...

1 / 4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