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古典时代魔法史 6.

上一篇


戴斯蒙


不出意外地,他梦见了亚撒。

这没什么可惊奇的:他时常梦见他,就像过去的一切从未真正远离过他一样。他梦见他们走在神学院的拱廊上,那些拱廊以石柱和十字肋架相勾连,适当地遮去南方的烈日,然而那些廊柱上又雕刻了太多的怪兽:生着双翼的毒蛇用尾巴捧出金色的苹果,代表着贪婪的狼咧出森然的尖牙,山羊雄壮的角和哈比柔软的胸脯相抵,人马骄傲地在胸前交叉起双手睨视着下方川流不息的学生,而万恶之恶的龙则盘踞在礼拜堂的入口上方,它的背脊被神明降下的长矛所穿过,令它只能以仇恨的目光瞪视着每一个走进礼拜堂的无辜灵魂。每个神学生都必须走过这条拱廊,而也曾经有神甫抗议过,说凝聚了太多魔鬼的形象...

古典时代魔法史 5.

上一篇


虽然钱袋子认为完全没必要这样着急,但伤者十分坚持,似乎那伤病已经和他不再相关。他稍稍喝了一点送来的清鸡汤,脸上似乎泛起些许血色;他用尽力气抚摸了孩子的头顶,然后让管家帮忙将埃利斯带了出去。最终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银行家和病人,倒像是一副完美的慈善图景。

“我不想将您牵扯进麻烦里。”伤者低声说。他的嗓音喑哑,但是说话的方式却并不像那些常年在码头上讨生活的人。他是什么人?

“如果真有什么的话,我从一开始就已经走在这趟浑水里了。”钱袋子说。

伤者微弱地笑了一下。

“您应该看出来,我不是从北方来的人。”

“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我注意到您佩戴着四边相等的十字架标记。我听说过这种标...

古典时代魔法史 4.

钱袋子


他走进三叉戟酒馆的时候便一眼看到了坐在那里的秃鹫杰瑞。男人已经有了些年纪,栗色的短发里面已掺入了不容否认的花白,但是他的身材却仍处于一个战士的盛年,强壮的肌肉线条再再显示了他绝不沉湎于酒色的自制力。即使坐在自己的酒馆里(天知道这里有多少他的人),杰瑞也不曾让长剑离开手边半尺。翡城的贵族们轻蔑地称呼他为“不名誉者”,但无人可否认在西区,贵族的势力只是一层虚晃的招牌,真正的地下之王是这个一手控制了帮派的男人。铁塔般的男人坐在那里,朝着走进酒店的银行家无声地扬了扬手中的酒杯。

该来的总是会来。

钱袋子走到他对面坐下来,注意到不远处坐着的两个年轻打手:他们腰间所佩的弯刀肆无忌惮地展露...

古典时代魔法史 3.

戴斯蒙


他匆匆上楼去取了他的用具,出来的时候发现钱袋子已经在庭院中等着他了。男人牵了两匹马,告诉他他们需要稍微赶一点路。

“这没什么。”

确实没什么。通向翡城的路途十分平坦,而且月光足够明亮,钱袋子还带了提灯。他有一阵子没有骑马了,但身体中还存留着早年赶路的记忆。他们到达翡城的时候天际刚有一线朦胧的亮光,钱袋子给城门的士兵塞了些钱,于是他们便顺利地进城了。

“您怎么想起来找我?”走在城里的时候他不由得问钱袋子,“翡城应该有更多的医生……”

“神甫,我这条命当年是您救回来的啊。您难道以为我是会忘记这种恩惠的人?”钱袋子说着,又指了指被他放在鞍后的工具箱,“就算在圣城也没有几个像您这...

古典时代魔法史 2.

还是按字数而不是大的章节段更新了,否则有些部分会太长【擦汗


马车在空寂无人的石板路上前进着。他所帮助的男孩缩在他的身边,带着一点无法掩饰的不安。钱袋子没有说什么,整件事情看起来不过是临时起意,而人总有太多理由去不相信别人,而在男孩那样的境况里,不要太早交付希望会比较好。车轮辚辚轧过被无数人走过的石板路,和着马蹄声,几乎要让人睡过去。

他累了。这对于年轻的他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他曾经游猎终日,追逐在猎鹰和猎犬身后,晚上在宴会桌上照样可以妙语如珠;他曾经在外海的船上和最糟糕的天候搏斗,腰上绑着帆索以免被大浪卷走;他曾经一路战斗奔逃,到了剑刃都砍断的地步。但现在?只不过是一场宴会。那些过往对于...

古典时代魔法史 1.

开个原创坑:)


钱袋子


“别再动你的硬领,我的孩子,你早晚得习惯这个。”

被指正的男人放下了扶在浆过的白色硬领上的手指,但并没有什么窘迫的表情。这是宴会的角落,不太会有达官贵人朝向他们这边望过来,但是显然他的引导者比他自己更看重他的外在礼仪——尽管他和那身礼服并不搭调:皮肤太黑,肩膀太宽,神气与其说是个商人不如说是战士。他从路过的侍者的托盘上拿了一杯冰镇的果子露,咧嘴一笑:

“老爹,别担心。只是大厅里太热了。”

钱伯斯先生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显然比他的监护人要拘谨许多,穿着合乎身份的素色黑缎礼服,唯一露出的奢饰品是镶嵌钻石的表链。在翡城没有人会错认这位身家百万的银行...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