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喻王】薤露

《歧路》番外。多谢小风 @满目山河 帮忙捉虫。

文本实验的小段。一切OOC都是我的。


喻文州为相至七十岁而致仕。他为官清廉,不多的长物早已经运走,随马车而行的唯有一二家人老仆。虽然他为相日久,桃李遍于天下,离开京城之时却悄无声息,并没有令第二个人知道。后来喻相在给友人的书信里提到此次离别之事,只道:“人事已尽,各安天命,又何必徒惹伤心。”

他的车驾出城之时天色尚早。在郊外长亭稍作休憩之时,唯见远山碧色映着杨柳青青,候鸟自南而返。喻相从马车中望向长亭,望见一人静立于亭中,身披鹤氅,头戴纶巾,邈若神仙,仿佛昔年模样。凝目再看的时候,又复空无一人。

此时王杰希已辞...

【韩叶】歧路 完

前文链接: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之九  之十


七解  离亭燕

 


叶修与韩文清最初相识,还是在他们回京述职之时。

其时北疆战事相持多年,时战时和,虽有小衅,却无大战。边关兵将之中,最出名者,便是“雁北嘉世斗神叶,漠南霸图韩文清”,两人可说是一时瑜亮,若谈起一个,定然也会说起另一个。天下之事,总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韩叶】歧路 之十

前文链接: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之九

年更一下。为什么我能把这篇拖成这样,也真的是一个谜团……


“这么多年了……”

苏沐橙说了这半句,想问叶修这么多年既然还活着,为什么没有捎回来只字片语,可这究竟是因为什么,为了谁,她心里也如同明镜一般。对他的担忧和内疚乱糟糟地纠缠在一起,如一团麻塞在胸口,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良久良久,她才问了一句:

“你还好吗?”

叶修看着她,如离家已久的兄长打...

【韩叶】歧路 之九

前文链接: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六解 千秋岁


直到签订合约那一日,也只有少数的狄人见到了容朝太子的真实容貌:向来,在周泽楷上战场厮杀的时候,他是惯常以一张青铜鬼面覆盖住自己的面孔的。这一手段往往被那些容貌不足以震慑敌军的武将所采用,而事实上只是看周泽楷这个人的话,大约不会有人想到他在战场上那般势不可当。

可现在没有一个人敢于轻视这貌似文弱的南蛮。

这一场从长崧关下延展开去的战火令北狄久违地尝...

【韩叶】歧路 之八

前文链接: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五解 破阵子


叶修站在山岗之上,遥望着山下的军势。

他没有出阵。狄人仍不可能放心他的忠诚,就算他们血脉相连。当然,在他于边关枕戈待旦抱雪饮冰的时候,在他和友人千军万马阵中来去血染征袍的时候,在他步入帝京波诡云谲阴谋算计之中的时候,谁也没能料到造化竟能如此弄人:昔年摩诃部的首领唯一的子息竟会在容人手中长大,那本该庇佑草原子民的却反过来做了屠戮尖刀。但或许这便是老天爷的意旨,谁...

【韩叶】歧路 之七

前文链接: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撑住。”

邱非说着,将那勒住上臂的绳结打了个死扣,然后匕首一划,在箭矢插入处切了个十字,才将入肉的箭拔出来。中箭的摩诃部战士疼得呲牙咧嘴,却是咬紧了牙关,不肯喊一个字出来。

这是北狄兵临长崧关下的第十天。摩诃部、迦楼部、多罗部诸般精锐轮番派上攻城,无奈对于马背上长大的草原儿郎而言,关隘如同他们最不熟悉的高山:弓箭使不上力气,长刀劈不到实处。一阵弓弩加上一阵滚石擂木,少不得那中箭的伤筋动骨的,更有那因为马受了惊被甩在地上的...

1 / 2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