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韩叶】歧路 之十

前文链接: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之九

年更一下。为什么我能把这篇拖成这样,也真的是一个谜团……


“这么多年了……”

苏沐橙说了这半句,想问叶修这么多年既然还活着,为什么没有捎回来只字片语,可这究竟是因为什么,为了谁,她心里也如同明镜一般。对他的担忧和内疚乱糟糟地纠缠在一起,如一团麻塞在胸口,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良久良久,她才问了一句:

“你还好吗?”

叶修看着她,如离家已久的兄长打量妹妹一般,慢慢便露出一个笑:

“好。你呢?”

苏沐橙点一点头,眼泪忍不住滚下来。

“哎,别哭……都是大姑娘了,啊……?”

叶修多少有些手忙脚乱。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和苏沐秋带沐橙去逛灯市,结果沐秋不小心碰坏了妹妹手中的莲花灯,那时候他便是这样安慰哇哇大哭的小沐橙的。

那时的小丫头现下已经亭亭玉立。可当初三个人相依为命的日子,是再也回不来了。

苏沐橙想要停下来,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半晌只挤出来半句话:“……对不住……”

“别说了,”叶修低声道,下意识看了看左右,“这事早已过去了——你看我现在不也是好好的?”

苏沐橙摇头,想说什么,却哽咽得说不出。叶修无声叹口气,却故意道:

“要让我好过些,不若把烟丝还我?”

苏沐橙哪想到叶修在这儿等着她,一时愕然抬头,脸上还挂着泪珠。而此时院门口则有人咳嗽了一声。

“公主。”

苏沐橙迅速整理了仪容,朝来人一礼:“韩将军。——您可是来看我兄长的?”

韩文清点了点头。

他站在门口,虽是和苏沐橙说话,目光却没从叶修身上移开,直把人看得一动不动,连头也不敢回。苏沐橙自知来了能治叶修的主,知情识趣地道:“想来是有紧要军务,才劳烦韩将军特地来寻。既如此,我先去了,我家兄长还烦劳您照看一二。”

韩文清拱手道了声“不敢”,苏沐橙便很快从院中出去了。于是这一方小院,只剩下了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人。

叶修没敢回头。韩文清原地不动。

他们在战场上碰面时候并没说上话:一个累得脱了力,另一个流了半身的血。那之后叶修被安排静养,韩文清似是军务繁忙,两人竟也一直没寻空碰上一面。自帝都一别,未曾通过半分音信,偏偏到了现下,却似近乡情怯一般。

叶修站在那里,正想着要说什么的时候,便觉得肩上忽然一沉。独属某人的气息和不容错认的暖热袭来,却是韩文清看叶修穿得单薄已经将自己的披肩搭在他的肩头。

这人怎么走过来也不见声响的?

叶修正腹诽,韩文清只说了两个字:

“进屋。”

于是叶修乖乖听话。他前脚进门,后脚门一响——韩文清跟着进来了。

叶修扭头看他,韩文清也坦坦然让他看,又一指床:“休息。”

“是是是,韩将军说得是。”

叶修小声嘀咕一句,这话出来两人却都怔了一怔,不为别的,却是这一切与当年情景差似无几——当年叶修也属于自己主意大的那种,就算受了伤也不见安生,都发回帝都休养了,照样可以折腾得鸡飞狗跳。他家亲兵没办法,索性将人送来韩府,说拜托韩将军照料一二。韩文清一板一眼,押叶修乖乖吃药休息,将叶修管得极乖巧,那句也成了口头禅似的天天挂在嘴上。

然而韩文清很快便回过神,催促道:“快去。”说着便去拨弄屋中火盆。叶修自觉宽了外衣,遵守军令爬上了床。不一会儿火盆也拨得旺起来,一阵衣物悉索声响过,他空出来那半边床一沉,韩文清也躺了下来。

两人肩并肩躺着,好似都盯着床帐,谁也没有开口。“这些年过得如何”这句简简单单问话好似悬在那里,又好似早已溶进屋中寒气,在床帐之中徘徊不去。

问了又如何?答一个“好”字,却是从当年的大将军沦落到如此小关,在塞北风刀霜剑非我族类之间捱过日月,这个中心酸,只要一看就心知肚明,谁也骗不过谁。说“不好”,但毕竟有手有脚全须全尾地活着。天南海北之时难以奢望一见,而离得近了又恐以白刃搏杀,眼下境况已是好得超乎想象。于是这话也就慢慢地散进半明半昧的暮光里去了。

“叶修。”

最终是韩文清缓缓唤了他名字。语速压得慢,一字一顿,像是光凭名字就能将他镇在原地。

“你还走吗?”

叶修良久没有回答,最后却同样给了韩文清一个问题:

“老韩,你现下还想着马革裹尸吗?”

天色渐渐暗下去。外面风声呼啸来去,比早晨又紧了一层,只怕今晚又是一场大雪。偏偏这小小房屋之中一点暖意不散,两人挨在一起,竟可将这一眼看不到头的冬日都抛在脑后。

“不。这次过去,我便解甲归田。”

叶修低声笑了起来。他伸出手,轻车熟路地握住身边人的手。

“韩员外,有个昔年老友想去你家吃白饭。不知道你是肯接待,还是不肯哪?”

韩文清冷哼一声,将人扯了一把。

 

良久,屋中是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传来了。

 


完结

评论 ( 13 )
热度 ( 139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