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双花】张佳乐的奇幻漂流

给 @满目山河 的一块儿不讲道理傻白甜的小甜饼~祝生日快乐!


 

1.

 

一切是从那天早晨开始的。

 

那天天气不冷不热,他醒来的时候不早不晚,没有闹钟的催促也没有烦人的噩梦,没有起床之后马上要做的事情——一个寻常的、可以睡到自然醒的休假的早晨。

然而张佳乐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对了。

他僵硬地、几乎是慢慢地扭过头,看着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

准确一点说,就穿了那么一件背心,还大咧咧将手环在他肩膀上的男人。

再确切一点儿说,他多年不见的老队友孙哲平。

就算这么久没见他也是能一眼认出这家伙。孙哲平这么沉沉睡着的脸显得意外的孩子气,只有这个时候他大概才觉得真是自己比对方大上那么一点……等等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俩——分开了那么多年一个电话没打一条短信没发一面没见的老队友不知道基于何种缘故愣是这么毫无预兆的睡在一张床上。

我昨天明明没见着你啊?

张佳乐在心里无声惨叫。他还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看见孙哲平动了动,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看见他就将头凑过来——还是额头顶着额头的那种,整个动作离一个早安吻就剩那么一厘米不到,然后嘟囔了句:“醒这么早啊……”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张佳乐脑中一秒钟掠过诸如此类的重大哲学问题,在彻底放空的前一秒之后感觉了两人紧挨的身体之间……有什么硬硬的东西。

 

他大概是走错了世界线吧。

 

2.

 

“这不科学。”

 

张佳乐将这四个字重复了第一百八十遍。

但是他眼前放着第五赛季的冠军奖杯和冠军戒指,冠军奖杯上刻着“第五赛季总冠军 百花战队”的字样,甚至孙哲平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冠军戒指。这个世界线上的孙哲平为了让他相信这个事实已经将所有视频网站能找到的新闻都放了个遍,张佳乐一脸平静地看完所有视频之后,说:

“这不科学。”

“至少换个口头禅吧,你都快说三百六十遍了。”

“所以这次你是第五赛季之后才犯的手伤,咱们拿了最佳搭档和第五赛季冠军?”

“我一开始就跟你解释过了。”

“然后你现在也没去B市治手,一直在百花这边做技术指导?”

“准确地说我还是在B市那边看过的,不过保守治疗不需要一直留在那边。”孙哲平赶紧解释一下自己并没有放弃治疗。

“所以,”张佳乐深深吸一口气,终于将注意力转到了这个最难以忽视却也最问不出口的问题上来,“你和我是……”

“……谈了两年恋爱一朝回到解放前我也觉得这事很不科学。”孙哲平说。

 

3.

 

这件事不是反复对着说“这不科学”就能解决的事。

 

“我觉得咱们不能讳疾忌医。”孙哲平非常实事求是,“你昨天是不是在哪儿撞到头了,还是因为最近比赛心理压力太大?今天周末,估计是没有门诊,但是急诊肯定还有……”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只是世界线跳跃不是我们谁突然疯了。”张佳乐冷静地用试图用看似不太靠谱的二次元理论来解释眼下的事实。

 

4.

 

张佳乐也曾想过,如果孙哲平的手伤稍微迟一些发作,他们的人生会不会截然不同。

……但是他并不需要这样的验证方式。

 

而且他觉得,比起顺理成章的拿到第五赛季冠军这种小事,他和孙哲平莫名其妙成了恋人这种展开似乎比世界线跳跃还要不科学。

 

5.

 

“我们是怎么开始谈恋爱的?”

张佳乐问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好奇。

然后他就看见,孙哲平那张脸,一点、一点,变红了。

 

今天自己的三观真是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张佳乐忧郁地想。

 

“我忽然觉得不该对你说。”孙哲平点上一支烟之后总算摆脱了脸红这个可怕的debuff,“第五赛季那会儿,我一直憋着拿到冠军和你告白。”

“这有什么不该对我说的——”张佳乐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孙哲平看着他。他看着孙哲平。烟在孙哲平手指间烧啊烧,谁也没去理会。

“我们的世界线不太一样。”

张佳乐说。

他讲这句话的时候不是一点不心虚的。

孙哲平笑了笑将长长的烟灰按在烟灰缸里。

“我倒是觉得你没怎么变。大概那个我的想法也差不多吧。”

 

6.

 

做搭档这件事情首先是要了解对方。当然这种了解可以仅仅局限在技战术层面——也有那种场上默契无比场下翻脸成仇的搭档——但张佳乐和孙哲平显然不是。至少你认识一个人、和他打竞技场打到一说要建战队就能买张票跨越大半个中国过来,住一个寝室住上四五年,知道他游戏里快捷键位,技能加点方式和所有马甲号,知道他的忌口和喜欢吃的东西,知道他乱放的东西可能丢在床下还是衣柜角落里,一起哭过笑过喝醉过,聊天聊到清晨五点便爬起来去看日出也不是一回两回。这种关系年深日久拆不开也理不清。至少张佳乐自己知道在某一个时间点上,他的心思默默朝着界线的另一端迈了一小步。

年轻的时候是什么都敢想的。他曾经分明地注意到室友在脱下衬衫之后展露出那逐渐成熟而流利的肌肉轮廓,在孙哲平睡着之后屏住声息看着另一个人的脸一边抱怨着只有脸长得成熟就可以在我面前装大人一边忍不住用视线梭巡过每个角落,还有那些免不了的年轻男人之间的意气,那些洗过澡之后大大咧咧的并不避让对方的时刻……那一切都存在于回忆之中的某个角落,好像没有办法以简单的字句定义,也没有办法弃置,只能那样默默地堆积着,就好像只要放得时间长了就会被时间盖上一层厚厚的幕然后推进遗忘的闭锁的存储室里去。

 

可是没有。

在和眼前的孙哲平视线相交的时候,张佳乐忽然发现,这一切都还栩栩如生鲜明如昨。

 

原来,我一直没有忘记啊。

 

7.

 

“所以我觉得我不应该说的。”孙哲平又想摸烟,但是忍住了,“……你看到我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张佳乐下意识想说在我的那条世界线上你都很久没联系我了,但想了想,这件事情总是相互的——他也没有联系过孙哲平,因此也没什么可讲的。

那些年深日久积累下来的东西一下子都被时间和距离拉开来,本来就难以名之的一切更加无法用通讯软件上的几个字或短短语音来说明,就好像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随着孙哲平的离队画下了一个休止符,而且拉得很长很长。

 

但是……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们再碰见的话。

是不是就能说出来这么久以来一直没有说出的话了呢。

 

8.

 

“我想我还是得回去。”张佳乐说,“你觉得再睡一觉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孙哲平想了想,问他:“假如不能回去了呢?你会不会觉得更好一点,这里你已经拿到了冠军,在百花也是无可取代的队长……对你而言,是不是这边的世界比较幸福一点?”

张佳乐仔细地考虑了一下这种可能,还上手抱了一下桌上的冠军奖杯。奖杯握在怀里沉甸甸的,他想起看到的视频中那个自己和孙哲平一起高高地将它举起,迎向台下如同浪潮一般的喝彩声。那是他、不、他们曾经有过的最高的理想,而现在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再次和面前这个人一起捧起冠军奖杯了。

相较之言,实现了一切梦想的这个世界是更加好的。

“可是这不是我的世界啊。”张佳乐说,“就像这个奖杯毕竟不是我亲手拿到的一样。如果我想要这个冠军,我肯定要用尽一切力量去获取它。”

“但拿到奖杯的那个人也是‘你’啊。”孙哲平说。

“是我,也不是我。”张佳乐挑挑眉,“就好像我不会跟你亲吻一样。”

孙哲平笑了笑:“就像我也没办法替‘我’告白一样。”

 

9.

 

谁也说不好,另一个世界里如果有同样的“自己”,“我”会有什么样的经历,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如果它比眼下的生活幸福的话,人们会去惋叹那本来可以拥有的另一种生活,甚至沉溺其中吗?

 

但那毕竟不是我的生活。

 

张佳乐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天花板,一个人的单人床,书柜上放着百花战队历年的合影。

没有奖杯。

 

现在他是回来了。

他想了想,从枕头旁翻出手机,拉出了微信的联系界面。那个人依然在他的置顶上,从未变过。

 

他点进去,在输入框里反复打了好几次,终于按下了发送。

 

0.

 

“我遇到了一件不科学的事情。”

 

 

Ende.

 

 

 

 

 


评论 ( 6 )
热度 ( 156 )
  1. 惑生并无实体的城 转载了此文字
    …………还好是he😂差点吃口玻璃渣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