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周叶】西洲曲 之三


 

叶修在钓鱼。

他钓鱼于旁人不同,一多半是在发呆,用来看天上的云,水中的影,风吹树叶簌簌作声,鸟落到枝上啁啾不定,某处有只小兽冒了头,又三两下跳走了。

他坐在那里,拿着鱼竿,一动不动地,比河边被着青苔的大石还要安静。

然后雨落了。

细细的雨丝密密披下来,不是盛夏那骤然来去的暴雨,而是这初春时分才有的雨,轻轻薄薄,润物无声,像一件雾的衣衫。

叶修坐在雨中,并不躲闪,仿佛正等着这一场雨。无数的涟漪在河上绽开,河里游鱼轻轻拨了拨尾巴,向着上游窜出些许,又停住不动一般。而叶修也像那条逆水而行的游鱼一样,看似毫无动作,实则气机早已吐纳周转——那雨丝密密落下来,竟是未能沾湿他身上的青衫。

然后他听见,远远地,有人踏着雨来了。

周泽楷缓缓地在林中走着。他知道叶修可能在溪边,如果不在,他也知道去何处找他。他披着蒙蒙的雨,就像裹一件轻灰的外衫那样自在,他走着,步伐中带着一种奇异的节律,穿过被雨洗涤得更为青翠的林木,却不动摇一根树枝一片叶子。

叶修闭上眼,听见周泽楷的脚步声。他能够感到青年如何在简单的步伐中运转阴阳相济的气机,看似极是平和,但若与之交锋,才能感到那隐而不发的锋锐。

他张开眼,盘桓身周的气机一瞬向外铺展开来,正正撞上周泽楷迎面而来的气机。他们的目光在空中交错的那一刻,溪中水流为两股气机所激,扑棱棱一声,那条鱼纵了起来。

叶修鱼竿一拨一挑,已是将鱼串在竿头。他微微一笑,对踏雨而来的周泽楷道:——我们有鱼汤喝了。

雨渐渐停了。一滴两滴,不过是从叶上落下的水珠。小溪里水仍淙淙地奔流着,似乎比之前高了那么一些。

溪边的老柳树下升了一炉火。红泥炉子是叶修带来的,上面坐着一只小砂锅,小砂锅里烧着溪水,溪水里滚着刚刚那条鱼:略去了鳞,不除内脏,不加佐料,偏一会儿就有极鲜的味道散出来。两个人对坐着,像等一朵花开,一盏茶熟,像他们小时候无数次所做的那样。

 

那时候叶修刚刚拐了周泽楷做师弟。当然,这种事情并不能叫拐,按照他们的师父的说法,不过是命中注定有此缘分。老人说这话的时候闭着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则投向茫茫然的天际,仿佛日光之下所消隐的星辰仍然映射在他的目中一样。

可惜他们到了山林之中,并不能真的如同传说中那般餐风饮露轻身飞举——那不是学剑,是跳大神。他们师父除了掐指一算道去接你师弟之外,并不操心衣食琐事,看着大徒弟领了小徒弟回来,恭恭敬敬行了拜师礼,道三个好字,便重新坐回去,安静得像一棵枯木一般。

叶修看周泽楷伸手抓了自己袖口,抬了头,一双黑玉般眼睛直直望着他。于是便道:和我抓鱼去罢。

并不止抓鱼。

那些年,林子里飞的跑的游的跳的皆被两个少年祸害一过。生老病死,弱肉强食——叶修一边烤兔子一边板起脸讲,你要修剑,就先要懂得自然之道。

周泽楷思考半晌,不知所云。

叶修抹去手上烤兔子沾到的油,从怀里翻一本破破旧旧薄册子出来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接过来,看见上面笔走龙蛇地写着三个字:道德经。

玄而又玄,众妙之门。

后来周泽楷对日升月落习剑,凡七载,乃观想日月之更而得剑意,其炽若烈焰,寒如冰霜,行的便是阴阳并行、刚柔相济的路子。师父看他剑法,说此子聪慧,选的剑法也不会像叶修一样需要二度悟剑重头再来,只是这剑法推到极致便是太极圆融的路子,想之易,行之难。身兼两重剑意已是天下少有,若想向上再行一步,则不啻百尺高楼攀星。

师父闭着眼睛,慢慢掐着皱纹密布的手指,道:你该出山了。

周泽楷听到这话,怔了一怔。

他想,叶修不过刚回来。

然而他却知道,既然师父那样说,自己就是真的该走了。

 

于是他便去找叶修。

叶修便请他喝鱼汤。

一条小鱼当然熬不出多少汤——鱼不大,锅不大,炉子也不大。但是雨天里一碗汤暖和和的,而且很鲜,周泽楷不小心喝得多了,发现最后没给叶修剩多少。他脸上于是就有点泛红。抬起眼睛,看见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于是周泽楷脸就更红了。

老头子是不是教你下山去?

叶修问。

周泽楷点一点头。

你也该到下山的时候了。叶修说,学剑不跟人厮杀,有什么用呢?

周泽楷知道叶修大概会这样说。但是今天他来,可不是单单为了和叶修辞行。

他放下锅,端正了姿态,恭恭敬敬道:

叶修,我想和你斗剑。

他倒是从来不叫叶修师兄的。两个人各自修各自的剑,也不是被师父按着一起教导的关系,除了少时一起混吃食,很难讲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直来直去,称呼都是名字。敬重并不在称呼上,而在心里。

叶修没有答应,却也没有不答应。他从怀里摸出了烟管,动作缓慢地烧了些烟,时时在想什么似的。这样心不在焉的样子,要是旁人大概会恼,但是周泽楷毫不在意。

他知道叶修是在想。只怕这顷刻之间,他已经在脑海里和周泽楷过了一百招甚至一千招。

然后叶修开口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早晚有一天,我们要好好打上一次。那就等到那个时候罢。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那我走了。

他说,手里扶着他的长剑,朝向不知何时落下的细雨中走去。身后叶修端起烟管,缓缓抽一口烟。

烟雾散开。

周泽楷的身影和灰色的烟雾雨雾迷蒙在一起,很快便看不见了。


评论 ( 2 )
热度 ( 201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