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默俏】两不知 之七

 园中鸟

 

生于彼时的人,有时并不会想到在一个时代的刻度之下,究竟会有多少事情最终进入历史的记载。毕竟本纪字里行间夹不进江湖的波诡云谲,世家早已成为昔年陈言,列传纷纷扬扬不过世家大儒,司马子长之后便也再没有人尝试一叙游侠。诸夷列传中提到东瀛不过寥寥几笔,言及其某朝某岁来贡漆器丝绢诸物,其国百工佳绝,擅为机巧之器。除此之外,别无他载。苗疆倒是还有一卷长长列传,言苗王颢穹孤鸣少有权数,长而好武,数犯边,有逐竞中原之心,唯性多疑,不能任用,后为其叔竞日所弑。竞日得位不正,不二年,为颢穹之子苍越所伐,乃逊位。苍越少即仁善,民多感念,乃行墨风之策于国中,不复兴兵于中原。

当然,这一切记载中不会有正气山庄,不会提到魔世动荡,更绝无墨家影踪。江湖已远,而昔日的师友恩仇皆成字里行间无处可觅的尘埃。俏如来坐在古籍阅览室对着阅读架上面铅字排印的正史,许久不曾翻页,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本能逃避的,也不过是如此这般,寥寥数行。

到最后,不过如露如电,梦幻泡影仿若。

到了最后反而是手边手机亮起来:老教授正通过短信召唤他去教研室。于是他匆匆还了书背上书包往外走去,外面暮春正盛,他一路穿过满园柳絮到了艺术学院小楼,推开教研室的门,第一眼看见的却是默苍离。

他有冲动想把门关上重开一次,好在老教授笑眯眯地叫了他:“小史你来啦。”

“是,之前正好在图书馆……”俏如来正想说什么,老教授已经为他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老朋友默苍离,你们年轻人应该听说吧,很有名的侦探小说家啊——”

“之前见过。”默苍离插进一语。

“啊,怪不得。”老教授点了点头,满脸欣慰模样,“我刚才说的,对古寺壁画十分熟悉的就是小史。我之前就想过让他沿着这个项目做下去看看,如果你也要就此取材的话,让他当你的助手绝对没问题。”

默苍离抬起眼睛看着他,然而仍然是回答着老教授:

“也要看你的学生愿意不愿意。”

俏如来压下心中动摇,道:“能帮助默先生,是我的荣幸。”之后老教授说了什么,他几乎只剩下一半心神在听。

前世之因,今世之果。

他本能地想,却也是五里雾中一般想不明白,更不要讲默苍离现在就在他正对面、一如往日那般注视着他。(又或者那也只是他的一个错觉,而已)本来错开的命运轨迹到底何时再度重合起来?而这种重合又要将他们推向何种方向?说不清道不明的惶恐涨满胸膛,他像溺水者抓住稻草那样抓住了一个念头——大概,还是和以前一样,默苍离并不在乎自己找的助手是谁,只是找了一个能帮上他的人吧。

“我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漫不经心一般,默苍离开口道,“史精忠,你跟得上我吗?”

他的心重重跳了一下。

“我会尽力。”

默苍离点了点头。

“我今天会发给你所需要的资料单子。”

 

第二天攥着书单走进古籍特藏的俏如来,不得不承认默苍离想要查找的这些资料,果然需要一个助手。本来俏如来以为他会需要的艺术史相关论述一概阙无,资料单上密密匝匝都是野史笔记的名目,无一排点校印过,更有些单本已散逸,只得在丛书综录里寻找。虽然知道这件活计不可能简单,俏如来在古籍特藏里泡了一天,该影印的影印,有些只有线装本的不能影印,只好记下来看看默先生是要自己跑来一趟还是花点拍照的银子——到了最后,只整理完那张书单的三分之一、还不包括所有被他跳过的那些不得影印需要抄写或者申请拍照的古本。

若是其他的研究生遇到这种活计,只怕做了个开头就要甩手不干——毕竟既无论文追赶又无利益嘉许。但是俏如来却极耐心,将每份影印材料都装订好,次日便装在背包里朝默苍离的小院而去。

这次他骑了单车,骑上漫长的坡道后背都出了些虚汗。路边道行树稀疏叶片投下阴凉,然而还是战不过晚春的燠热。他将车停在院外,像上次一样推开虚掩的院门走进去。小院里不知何时种下的芍药此时早已密密匝匝,一片闹热的艳红。俏如来背着一书包材料往里走的时候,正有一条鱼从园中池里跃起,又扑棱一声落回水里。

小楼的门亦未上锁。俏如来仍然秉持良好教养,试着问了一声,良久没有回应,他只得硬着头皮登堂入室。他上次并未进屋,现下一看,果然还是默苍离风格——家具装潢简单到了近于无的程度,沙发一半堆着各种书籍,就好像很勉强才留下些许待客空当。没有电视(想来默先生也不会喜爱此种传媒),甚至一旁的电话机都未连上线路,而是将优先权让给不断闪烁的Wi-Fi路由。俏如来草草一扫便沿着楼梯攀上去,看见朝向院中那间房间的门正半敞着。

“进来。”

默苍离的声音从屋中响起。

“是。”

他答应一声走进去,进屋才发现窗帘拉着,小型的投影仪正在一旁的雪白墙壁上打出寺庙壁画的照片——他都不知道默苍离究竟是何时拍下。而屋中主人正坐在满屋的书籍纸张中间,凝视着一张张翻过的照片,不知道在想什么。

“默先生?”

“你来了。”默苍离说,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材料找齐了?”

“只有部分,想着先生可能要用,就先带来了。”俏如来说着将材料翻出来,又说明那些线装古本的影印规定。默苍离听完,问:“你账号多少?”

“哎?”

“尽管拍照就好,价钱不用担心。”

“我只是担心拍下来的部分,并没有多少是您需要的。”

那双黑玉一般的眼睛又转向他了。

“你觉得我需要什么呢?”

“您准备写这幅壁画吗?”俏如来问。

“用思考代替发问。”默苍离说,目光又移了开来,“——答案你一早已经知道。”


评论
热度 ( 35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