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无声戏 7.

 七 无所得 


L’absurde


 


第二天的戏,便是年轻学生在总统府前面jing zuo、然后被Junjing冲散的大场面。这场戏分镜头多,涉及到的群众演员也不少,光来回调度指挥就要费不少力气。黄少天演的是学生领袖,要在最前面领着大家喊口号。他动作倒也灵巧,演到junjing冲上来的时候,一下子蹿到门口的石狮子上,继续高呼口号。——这个动作本来没那么简单,王杰希给他留了两三次NG的量,没想到他一下子就过了。


摄像故作惊讶:“黄少身手真不错,原来在少林寺练过吧!”


大家纷纷笑起来。原来黄少天的公司不知怎的,只喜欢招男艺人,黄少天之外,出名的如于锋、郑轩,都是男星,竟没有一个当家花旦,因此被大家称为和尚庙。


黄少天做个鬼脸:“是啊,我还会金钟罩铁布衫,二十多年童子功,来比比?”


其实黄少天的长相是那种大众最喜欢的亲切可爱型,少女们心中的邻家大哥,妈妈辈们喜欢的阳光男孩,没想到扮起学生领袖来竟也意气飞扬,眼角眉梢带出一股锐意来。虽然他昨天口上还说演个电影配角赚不了多少钱云云,可拍起来照样投入,喊到最后嗓子都嘶起来,挥着竹竿和军警厮打更是卖力。


当天天气反常地热,大太阳高高地照着,混在人群里的周泽楷在厚重戏装里裹出一身一身的汗,化妆师补妆就来了好几次。最后演到大家四散奔逃的地方,他先是茫然地随着人流往前跑,身后跟着军警——这一场追逐戏更是费劲,一弄不好大家就跑得太乱了,导演一句重跑,就又得从头开始。


跑了好几次,周泽楷才跑到那条小巷子边上——忽地有人伸手把他一拉,拉进巷子阴影里。再切个镜头过去,恰好就是叶修。


“跟我走。”


叶修说,手上拉着他,也并不急着快跑,而是迅速地、却又不失冷静地在密如蛛网的小巷子里穿行着。即使在这样的一天过后,他的手依然温暖而坚定,甚至能让人生起错觉——近在咫尺的摄影机形同无物,而所有片场众人也变得遥远,只有他们潜进不同年代,并不是去扮演什么,而是真正成为了另外的人,在一个截然不同的年代里做着截然不同的事情。


那一刻,年轻学生的心跳得太快了。


终于王杰希喊了卡。戏拍完了。周泽楷仍然握着叶修的手,直到对方转回身来,好笑似的摇一摇他:“出戏了,小周。”


周泽楷脸骤然一红,放开了叶修。这场过后今天的戏也完了,摄影灯光开始收拾东西,叶修立住脚和王杰希说着什么,而副导演正在另一边张罗着群众演员的事情。周泽楷寻了把椅子坐下来——这一天足够让人精疲力竭。


手心的温度似乎还在。


——如果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他们还会相逢吗?周泽楷还会爱上叶修吗?这是个完全不存在答案的伪命题。人们已经习惯了电影里每一对主角都能得到结果:那毕竟是人所写的故事,和生活截然不同。生活远比故事更精彩,亦远比故事更平淡。漫长的岁月能将一百二十分钟所聚集起来的所有惊心动魄、所有巧合、误会和传奇都磨砺成无声和平淡。


就好像这过去的许多年,没有叶修,周泽楷也不会多么不完整。大家都是成年人,爱情在生命里总归可有可无,如此而已。


最后周泽楷卸了妆,换回便服,才注意到包里手机闪烁着,屏幕上显示着未读消息。打开来原来是江波涛说有空给他回个电话。他想着到了宾馆再说,出了化妆间才看见黄少天、叶修和魏琛三人正在边说话边往外走。周泽楷脚步一顿,已经被黄少天看见。


“一起回去不?”


周泽楷很少拒绝别人什么,自然也点了头。一行人往外走的时候,忽然就听见路对面传来一阵斥骂声。


黄少天探着头看了一下,忽然说:“哎,叶修,那不是你原来的经纪人吗?”


叶修脸上很明显地掠过一丝诧异的神色,暂停下了脚步往对面看。


周泽楷望过去,先认出正在骂人的那个是最近新火起来的小生唐昊。之前山海经卷试镜的时候,他也和周泽楷竞争过同一个角色,不过那角色显然并不合他的戏路,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无奈,挂着一副“既然公司要求我来,我就来吧”的样子,自然最后也没有入选。他在路对面骂人,其实几人站在路这边是听不太清的,周泽楷隐约辨出好像是在指责自己的经纪人并不称职。


不过短暂一顿,叶修便转过身说:“我们走吧!”几个人刚准备拔腿,忽然就听见那边飘过来一句:


“难怪嘉世不要你,叶修也看不上你。”


周泽楷最终忍不住往那边扭头看去,却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他居然还能一眼认出刘皓——那看上去仿佛很正经严肃的、却又在某个地方微妙地让人觉得不对劲的男人。他正直面着唐昊的斥骂,却在看见周泽楷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了恶毒的光芒,那有如实质的仇恨,让周泽楷也不由得在心中微微吃惊了一下。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恶毒是针对站在自己身后的叶修的。


唐昊似乎也意识到什么转回头来,看见了对面的叶修几人。他性子也傲,略微点一点头便很冷漠地离开了。


刘皓同样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又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稍微还挤出了个微笑,然后便跟在唐昊身后离开了。


周泽楷看向叶修。叶修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只是又重复一遍:“走吧。”


 


其实周泽楷也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再看见刘皓。


那天晚上回了宾馆之后他准备给江波涛拨电话,没想到房间里的手机信号竟然那么不好。他打了两次都中途断掉,没奈何只好推门出去,准备去大厅里找个信号好点的地方。


只是没想到,刚一出门,就看见在走廊上对峙的叶修和刘皓。


叶修站在门里,刘皓站在走廊上面,本来可以理解为老朋友过来拜访,但不知为什么场面显得有些险恶。而且,在叶修没看见他之前,刘皓已经看见周泽楷了。周泽楷手里捏着个手机,正不知道怎么打招呼,就看见刘皓笑了笑,说:


“叶修,这件事情不让他知道,真的好吗?”


周泽楷本来已经迈出去的脚步停在中途。他转过身,正想问怎么回事,就听见叶修说:“跟他没有关系。”——声音极冷淡的。


刘皓冷笑两声。


周泽楷觉得不对,仔细看站在那里的两个人。叶修身上随便穿了件卫衣,但意外地显得很严肃,甚至都不像平常那样懒散了。而刘皓的西装领带松松拉开,领子歪歪斜斜的,脸上虽然在笑着,眼中的怨毒却令那笑容都扭曲了。


“真是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出息了。”刘皓嗤笑一声,“当年倒是扒在叶修后面……做到那样,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哦,也许你还不知道吧!”


叶修忽然说:“周泽楷。你先回去。”


那声音严肃得过分了,更何况,叶修一向很少连名带姓的叫他。


周泽楷觉得不对,非常不对。他想和刘皓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更尊重叶修并不想他参与到这件事来的态度。


于是他点了点头,并没有说抱歉,就往电梯间走。


身后叶修还在说: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不要牵扯没有干系的人。”


那天周泽楷最终在二楼的观景平台上找了个地方给江波涛打电话。他的经纪人先是抱怨了一下旅馆神奇的手机信号,然后又说:“今天打电话给你,主要是想问问你在剧组的情况。”


“很好。”周泽楷说。


“跟大家相处都挺好的?那就好。明天要不要我过去探探班?”


周泽楷想了想,说:“不用吧。”


江波涛也没有坚持,解释说:“其实这几天正忙着给你谈一个广告。”后面跟着的竟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奢侈品牌子,“这个广告虽然竞争激烈,但是如果能拿下来,绝对是非常值得的。如果洽谈好了,我会暂时帮你向剧组请假。”


周泽楷滞了一下。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说不需要。对他来讲,拍戏,才是这个时刻最重要的事情。可是他向来不知道怎么去违抗公司的意愿,从来都愿意去配合那些公司认为对他好的事情,所以最后他迟疑了许久,点了点头,才想起江波涛看不见他点头,就说了一声“嗯”。


江波涛又安慰他几句,说绝对不会耽误电影拍摄,云云。最后要挂电话之前,周泽楷忽然说:“我想知道,刘皓的事情。”


“刘皓?哪一个?”


“叶修……”


“你是说他在嘉世的那个经纪人?”江波涛明显有些惊讶,“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么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人。”


周泽楷没有说话。


“我想想,他好像原来是叶修的经纪人吧!不过,好像叶修一直对他很不满意。他们之间不合,比叶修和嘉世的不合传出来得还要早。不过我也就只知道这些了。小周,怎么突然提起他?”


“……没什么。”


江波涛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你想不想谈谈?”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说:“没关系。”


挂了电话之后夜已更深。僻静的影视城中,天空仿佛也显得更为黑暗深邃,而能望见的星星似乎也更多了。周泽楷揣起手机往回走,回到自己的楼层时还有点担心在走廊上会看见叶修和刘皓,但事实上走廊里十分安静,一个人也没有。他站在那里凝神倾听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刘皓应该已经走了。


可是男人提到的、又被叶修拦了下来的,不能让周泽楷知道的事情是什么?


周泽楷想不明白。


 


第二天周泽楷没在自助早餐的地方看见叶修,甚至男人到片场也比往常要晚那么一些,脸上还带着些倦容,但是等到上了妆之后,又什么也看不出来了——他在演戏的时候永远是这样:一旦上了妆,叶修就成了戏中人。他的执着和专注几乎不会因为任何事而出现破绽。


那一天主要是和韩文清对戏的场次。就像之前黄少天说过的,韩文清手头正在忙着自己的新戏,整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幸好这部戏里他戏份也不多,与王杰希协商过后集中赶在这几天:第一天仍是书铺内景,第二天则开始将后半段金石楼的戏份吊上来。


其实上午基本没有周泽楷的戏份,他甚至可以等到中午之后再慢悠悠过来上妆。但是他还是一早就到了,捡了椅子坐在场边,看韩文清和叶修对戏。


韩文清是功夫巨星出身,至今老本行没有落下过。他五官极正,可称英俊,但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有一则来源不可靠的消息说有一次韩文清和朋友出去,碰见拦路打劫的,韩文清本来带着帽子,遇上这种事帽子一摘,眉头紧皱,正想交涉几句,结果小混混以为碰到道上大角,反而自己交了钱包。——其人气质,可见一斑。不过韩文清的演技走的是朴质路子,在同期演员里并不算是最多样的,尤其是比不上叶修的千变万化——但这种坚持不变的个人特色,亦为他夺下了金龙影帝的桂冠。


上午的戏是一个剧眼。韩文清穿一件青蓝长衫,手里夹着雨伞,走进铺子里。叶修正低着头,正在折着书页,听见韩文清进来,连眼也不抬:“怎么是你?”


韩文清说:“被抓走了。”


这句话让叶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里在剧本上有提示写到巷里有人声,当然现场是不可能做出这种音效。但是叶修的那一停顿却感觉恰到其份。


“怎么回事?”他说着,手上仍是有条不紊地将最后一页书折好。


韩文清回手掩上了门。


“有叛徒。今天早晨,一个便衣,两个宪兵闯进他家抓的人。我们兄弟已经去打听了,现在都没打听出来带到哪儿去了。”


叶修的脸色晦暗下来。


韩文清极慎重地从衣襟中摸出一张薄薄的纸片,放在叶修面前的桌子上:“依然还是旧例。但是,我也不能确保,这一条情报线还撑得住几天。”


“哪一次你给我的情报,不是系着多少人身家性命。”叶修笑了笑,“相比之下,我这一条性命反而显得轻了。”


韩文清默然许久,道:“别这么说。”


叶修捻起桌上的纸片,并不看里面的内容,只拿手比了一下大小,然后便抽了一张纸片,写下几个字。


“——我会封在这函书里。”


韩文清接了过来,将纸条郑重折叠了一下,揣进怀里。


所有人直到王杰希喊那一声“卡”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这只是演戏,但每个在场的人似乎都被叶修和韩文清带进那一间小小书铺之中,尽管阳光明媚,外面的暴风骤雨却即将来临。


周泽楷忽然想知道他和叶修对戏的时候是否也能给人这种感觉——这件事情对于身在戏中的他们是不可能知道的。最后能够看到的唯一结果就是电影。


但是他们两人唯一的那一部电影,至今也没有被他打开过。


许多年来,周泽楷习惯性地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太多。昔年的事情打断骨头连着筋一般难以辨说,甚至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真的介意叶修只发来短短的“抱歉”两字吗?即使以他到现在为止所积累的经验,周泽楷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更完美的对应方式;还是说他竟然期望在那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把他们并不稳固、甚至不过刚刚开始的恋情,暴露于狂风暴雨一般的公众面前吗?这都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甚至连十八岁的周泽楷,也不会那样去想。


人都有自保机制。已经被确认了不行的事情,就不会头破血流地再去试第二次。就像叶修说过的那样:不问是好的。


周泽楷看着在对面坐下接受补妆的男人。他忽然想起那天那一场受伤的戏,叶修在他肩膀上缠着绷带——两个人靠得那么近。


而叶修反反复复、折腾了许多次。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叶修恰巧抬头看过来,似乎是察觉到周泽楷过分专注的目光一样。往日里周泽楷或许就扭头过去——但这一次他没有退让。两个人隔着整块布景就这么看着,直到叶修仿佛在躲避什么一样先移开了视线。


周泽楷慢慢地将手握成了拳。


他忽然决定,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去找一下叶修,好好问问他刘皓的事情。


就算是朋友也有关心的权利。更何况,他们之间曾经横亘着那样的过去。


 


事实是晚饭的时候他也没有看见男人。他隔一会儿就去叶修门口敲下门,甚至在屋里坐着也支着耳朵听外面走廊动静。一直到了九点,周泽楷才听见外面的脚步声,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急匆匆过去打开门,正看见叶修站在他的屋门前,刚刚从兜里掏出门卡。


“前辈。”周泽楷叫道。


叶修的手好像抖了一下,但转过身来,又好像是平常样子。


“怎么了?挺晚了。”


周泽楷向前迈了一步,眼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叶修一向对这样的周泽楷没有什么办法,他顿了顿说:“到底怎么了?”


周泽楷极坚持地看着他。这教叶修最终叹了口气:“进来说吧!”


于是两人走进叶修屋里。屋里很空,衣架上挂了件外套,床边写字台上堆着剧本,此外好像就没什么了。叶修的东西一直少得要命,他家里最多的东西就是影碟,出了门之后,基本就是那几件简单衣服。叶修让周泽楷坐在书桌边的椅子上,自己则坐在对面的小沙发上,问:“到底怎么回事?”


周泽楷只说了两个关键词:“昨天,刘皓……”剩下就等着叶修自己补完,他虽然一向不擅长说话,但是却懂得用眼睛紧紧地盯着叶修,就好像这样就能把男人的真话给迫出来一样。


叶修似乎感到有些苦恼,他说:“你别多心,我和他之间确实有些不愉快,但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只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那么刘皓为什么昨天会想要把我拉进话题?周泽楷想,仍然沉默地盯着叶修。


男人下意识地玩着打火机。


“作为经纪人而言刘皓并不合格,我一向这么认为。但是在嘉世他一直跟着我,我们不合也有很长时间,昨天又让我们碰见唐昊在和他吵架……”叶修顿了一下,道,“不过,这些事情,小周你不用担心。”


叶修那句话本身并没有什么排斥的意思,但周泽楷忽然觉得好像有些唐突,脸也不由得红了起来。


“……对不起。”


叶修舒了一口气 :“不是什么大事。”


周泽楷低下头。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告辞离开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想这样做。他们就像是站在一道墙两侧对着一扇门,谁也不肯先去开门,哪怕手已经都搭在门上也不肯,生怕一开门放出来什么洪水猛兽。


但是周泽楷已经真的等得太久了。门底下的光线令他不断流连往返,甚至有的时候他觉得都可以安好无恙地推开门了。


但最后溜出口的,却是一句意料之外的话。


“前辈,可以一起对戏吗?”


叶修指间的打火机骤然一顿,磕在茶几的玻璃面上,清清脆脆的一声。


这请求,实在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甚至是太过合理到了叫人提不出一点可以反驳的意见来。


“……对哪一段?”


“你到宿舍找我的那一场。”


叶修并没有翻剧本,到了这个时候,台词都已经记得很熟了,周泽楷也一样。他挪开视线,像是在看着桌上的书,说:


“你昨天拿错了书。这还不是你要我修的那套书,我有两函廿二史札记,你拿错成另一函。我把你的这函带过来了,那套是别的客人的,还得劳烦你帮我找一下。”


在剧中设定这时候周泽楷已经发现叶修的秘密行当。他故意不动声色:


“那函书我借给教授了。”


叶修笑着,却掩不住明显的焦急:“什么时候能拿回来?”


“并不是什么好本子,师傅何必着急。”


叶修顿了一下。他抬头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不知道他是在看谁——是戏里的年轻学生,抑或他本人?但是他没有更多地去想这些。


“这条路可不远吧?从城内一直到城北。我进趟城帮教授跑腿,来回都要花不少钱,说句实话,这两函廿二史札记能有什么不同,值得您花这笔车费大老远地跑来这一趟?”


“你想说什么?”叶修最终问。


“你别骗我。”


周泽楷轻声地说。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直直地望进叶修的眼睛——这种时候并不多见,因为他总是习惯去悄无声息地注视着对方;而叶修也平静地回望着他,眼睛里仿佛什么都有,又仿佛什么都没有。


那是暴风雨之前的大海,周泽楷想。


那一刻极长又极短。不同于城市的、令人窒息的深夜无声无息地吞没了时间。周泽楷听不见任何其他的声音,除了自己的心跳。昏黄的灯光下,一切都失去了应有的距离感:所有的顾虑都被抛掷云外,所有的担心皆不复存在。


他缓慢而又坚定地倾身向前,然后亲吻了叶修。


那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瞬间的冲动令得周泽楷倾下身去,以至后知后觉的理智猛然将他拉了回去——这短暂的一刻怕是短得令叶修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吧;甚至如果周泽楷足够灵巧的话,他都能为自己的贸然找出某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来了。


可惜周泽楷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刚才那一刻的触感之中——叶修的嘴唇有些干,也有些凉。这点细微的、似是而非的触感固执地流连不去,以至于他并没能注意到叶修从烟盒往外拿烟的时候拿了两次。


“……刚才这段戏里可没有啊。”


叶修说着,低下头去点烟,手里打火机响了好几次,却没有擦出火来,最终他只好将打火机丢在一边。


周泽楷没有说抱歉。他默默地坐在那里,片刻之后,道:


“我喜欢你,叶修。一直喜欢。”


叶修抬起头来那一瞬的表情令得周泽楷再度吻了他。而男人只顿了一下,就反过来加深了这个吻。


身体永远比什么都诚实。周泽楷觉得没办法思考。唇舌交融之间如同腾起火焰,将所有顾虑都熔作一团白热的快感。那一刻世界上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人,其他一切都可以不做考虑。


偏偏就在那个时候手机响了。


叶修先从这亲吻中挣脱出来,拉开了些许距离:“电话。”


周泽楷忽然生起一种没来由的恐慌。他一手抓住了叶修,如同一道无声的恳求。


然而叶修也并没有一定要起身的意思。手机又铃铃地响了两声就停了下来,然后再也没有响起。


夜仍然安静得令人心慌。


“我以为你不会原谅我。”


半晌之后,叶修轻声道。


周泽楷想起那天男人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最后摇了摇头,指向另一个细小却足以见微知著的线索:“……你的打火机。”


叶修怔了一下,忽然笑出来:“我以为你早忘了。”


“怎么知道,是我?”


“我认得你的字。”


周泽楷没有再问下去。他想不出很久以前叶修在许多的快递里发现那一件时候的心情,他只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不可能再放开这个人。他紧紧地握着叶修的手腕,手心因为过分紧张而沁出汗来——尽管这样他也舍不得松开些许。最后停顿了很久,才说:


“我不介意了。”


叶修注视着他。当他认真地注视着什么人的时候,其实是很少有人能躲过那种迫力的。但是周泽楷只是认真地迎上他的目光。


在昏暗的灯光中他忽然又像是回到了许久之前,那时候他们都还如此年轻而青涩,不懂得摘去了所有的面具之后所留下的这一点真心竟是多么的唯一,又可以维持得多么长久;甚至也不敢想象,这样的心情,就算时间和距离也只能让它暂时冷却,而一旦得到合适的时机就会再度萌发。


但是现在他们仍然在这里。


叶修慢慢地笑了,然后举起另一只手扶住周泽楷的脸颊,继续了之前的亲吻。


 


现在什么也没法让他们停下来了。


 


第二天周泽楷醒来的时候边上的叶修还在睡着。一米四的床对于两个成年男人而言还是太小,他们挨得很近,以致周泽楷睁开眼睛便看见叶修也侧着身,睡着的脸看起来和男人平日里仿佛不同——但也可能是因为恋人的眼中什么都是不一样的。


然而这点动静已经让叶修睡眼惺忪地睁开眼,说:“小周你再往那边点……”


周泽楷往后错了错,叶修重新转了个身,躺平睡着了。周泽楷看了一眼时间,也重新闭上眼睛。他觉得自己或许睡不着,但很快便朦朦胧胧睡过去。


最后还是叶修将他叫醒:“小周?起来了。”


周泽楷猛一下被摇醒,睁大了眼睛看着叶修,模样有点呆呆的。叶修噗的一声笑出来,摸了摸他的头:“胡噜胡噜毛。”


“……什么?”


“小时候没听过吗?”


周泽楷认真摇头。


“小周不是B市人吧。”


“……S市。”


两人随意扯着闲话时周泽楷也坐起来,将T恤和长裤套上之后才记起自己的全套东西仍然在自己屋里,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顿时脸红了起来:“……我先回去。”


叶修咳嗽半声:“一会儿见。”


周泽楷从叶修屋子里面出来的时候幸好没被人看见。但是他拿门卡开门的时候,恰好走廊对面戴妍琦也推门出来,看见他便招呼道:“一起去吃早饭吗?”


周泽楷大脑飞速运转,一秒回答:“忘了东西。”


戴妍琦点点头去坐电梯了,周泽楷进了屋将屋门关上才松了口气。


这一次无论如何要更加谨慎,他想。


 


那天拍摄的进度很赶——考虑到韩文清的进度,王杰希尽量把后面的场次从外景到内景都提上来,剧情一下子跳跃得厉害,一边是演员得全神贯注于调动情绪,另一方面王杰希还要求严格,NG给得绝不手软。但是周泽楷今天的状态特别好,不仅一个螺丝都没有吃,而且整体情绪都调配合宜,甚至王杰希都称赞了他一句“状态不错”。


这一天他和叶修的对手戏其实不多,两人只有在下了戏的时候才在彼此座位上望一眼。结果连边上的张佳乐都好像看出些端倪,说:“老叶你今天怎么回事,笑得怎么这么……春心萌动。”


叶修瞥他一眼:“你要是抵挡不住我的人格魅力就直说。”


“去去去你有个毛的人格魅力!”张佳乐炸毛。


其实叶修和张佳乐的互动也算是剧组一景,平时画风还算沉稳甚至有点文青风的张佳乐也不知怎么一碰见叶修就炸毛——这还和当年旧事有关,他和叶修差不多同时出道,两人共同被提名为金龙奖最佳男主角便有两次,可惜往往都是叶修折桂,张佳乐无缘金龙,两人之间的这种孽缘往往被媒体拿来作为访谈亮点,再加上叶修嘲讽起来功力十足,张佳乐往往按捺不住反唇相讥。两个人虽然也算不错的朋友,但相处起来总有种撩猫逗狗的即视感。


周泽楷听着他们两人你来我往地斗嘴,从一边拿了矿泉水过去送给两人。张佳乐接过瓶子之后痛心疾首:“老叶你看看后辈的素质!”


叶修笑得非常灿烂:“这可是我家的小周,那素质当然一流。”


张佳乐白眼他:“脸,你不觉得脸太大了吗!”


周泽楷倒是听到“我家的”三个字后脸上发热——好在他没卸妆,看不太出来。即使昨天晚上他们曾经那般亲昵地交缠在一起,但周泽楷却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有时他怀疑这整件事情都不过一个梦境,转瞬即醒。


但是叶修正看着他,那注视是真实的,眼中的笑意也是真实的。


周泽楷忽然觉得心里很软很软,简直就像被塞进了棉花糖,又像是一只氢气球随时可以飘飘忽忽浮起来。如果不是王杰希及时叫了开工,或许他真会将叶修拉去一个无人的地方亲吻。叶修似乎也看出来什么,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轻轻说了两个字:“晚上。”


周泽楷觉得叶修在某些方面真的是太坏了。


 


那天晚上的戏拍得特别长,为了取后半段的夜景一直到了晚上十点才下戏。周泽楷最终卸完妆出来看见叶修正站在门口抽烟,看见他就说:“去吃个夜宵?”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叶修叼着烟笑得很拽,“迫不及待了吗?”


周泽楷脸慢慢红了,不过表情可一点也没有退缩。


叶修左右瞥瞥四下无人,拉过周泽楷极快地亲了一下。


“我们回去叫外卖。”


两个人于是便往回走。快到宾馆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几个人在附近晃,叶修和周泽楷也没多想,继续往前走结果看见那几个人围了过来,手里举着话筒和录音笔:


“周泽楷,请问你是不是真的曾经和男人交往过?”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完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样的展开。他身后的叶修皱紧了眉头,伸手拉住周泽楷:“走。”


“有人告诉我们他手里握着当年的证据!”小报记者那可能那么容易放人,卖力地围上来,“他说他手里有照片!”


“照片?”叶修听到这两个字笑了出来,淡定地丢了两个字,“扯淡。”说着就继续拉着周泽楷往里走。


“叶先生,你这么维护周泽楷,是因为周泽楷当时交往的那个人就是你吗?”


其中一个人不依不饶地继续叫着。周泽楷打了个激灵,正想说什么,却被叶修暗暗捏了一下,就被拉住走了进去。那几个记者还想跟进来宾馆,叶修已经走到前台:“叫你们的保安管一下。”


大堂经理也看到了这情况,忙叫保安。叶修对大堂经理微微一笑:“这边来住的演员很多,我想您也不想出什么恶评吧?”


“当然当然。”大堂经理额头上都见了汗,叶修也不再说什么,拉了周泽楷就去坐电梯。


周泽楷仍然有些云山雾罩,疑惑地看着叶修。


叶修脸色凝重,仍是对着周泽楷摇摇头。两人进了屋之后,叶修就去翻手机,周泽楷则试着用手机上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可叹的是信号还是一样的差。他在那边对着“无法打开网页”发愣,叶修却已经拨通电话,等待了片刻说:“陶总。我今天打电话来就想要向你确定一件事,当年的照片,是不是都已经销毁了。”



评论 ( 3 )
热度 ( 243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