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远行客(上)

 @六呂 GN生日快乐!先丢个开头_(:з」∠)_ 这两天赶上论文考试了实在是抱歉_(:з」∠)_


CP:清和/云天青【前后什么的,反正目前也没有肉……


清和遇见云天青的时候尚不是什么真人,也还没有后来太华山诀微长老的名头。那时他道心初成,刚刚开始自行御剑来往中原,然后就在一家酒肆里遇见了这个披着头发不带道冠,除了一件琼华道袍再看不出哪儿像修道人的醉猫儿。偏偏当日镇上酒肆地方狭小,那点酒气沁人心脾,像把小勾子一点点将他勾着过去坐在了这位前辈对面——倒也不忘了依礼拱手:“前辈。”

“咦……?你是,太华弟子?”

“在下太华门下清和,敢问前辈……”

“我是琼华俗家弟子,姓云,双名天青,道术学了个马马虎虎,剑法会个三招五式,前辈不敢当得,你叫我天青便可。”

“礼不可失,云前辈。”清和说着,眼神却在桌上酒壶上扫了一眼——这般锡器不像小镇店里的,八成是面前这并不靠谱的琼华弟子自带的美酒。

“啧。”云天青一脸我知道你们这些家伙总这般迂腐无趣的神情,仍是将桌上酒樽往清和面前推了推,“既然相遇便是缘分。如何,与我喝一杯?”

清和自然来酒不拒,拱一拱手:

“多谢前辈。”

云天青一乐,便帮他满上了酒。清和在嘴边一抿,道:“果然好酒,不失鲜烈,又有余韵。前辈可从何处觅来?”

“不错,你是个懂的。”云天青眼睛一亮,“这酒乃是长安三味楼一款招牌,名曰‘小蛮’,是昔年第一歌女之名。”

清和闻言,略弯了弯唇角:“在下记住了。”

云天青笑起来。他本来生得有些稚气,偏偏笑起来,带着醉意,看起来又像是真实年纪——可学道之人逆天而行,谁又知道彼此真实年龄?从来也不甚重要。而两人倒也都是酒徒,三杯一过顿生知己之感,一瓶将近,云天青倒是不知从何处又变出一瓶来,笑嘻嘻地要清和再尝。这一次的酒又不比之前“小蛮”明烈,乍饮之下几乎无味,滚落喉间片刻之后,腹中却又腾起热度。难得遇见酒友,清和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似乎也融化些许,倒也是带出些许笑意来:

“此酒后劲十足,亦是难得。”

“这酒来自蜀中,唤作西楼碧树,其意取的,却是独上高楼望断来路,”云天青面上微微泛红,自己亦斟了一杯,慢慢饮下,“故而入口平淡,后劲绵而不断。”

这话说出来,清和一时也接不上话。两人默对而饮,最后还是云天青又扯开话题:

“——你这次下山,可是为了此间传说之中的狐妖之事?”

清和点一点头:“正是。”


评论
热度 ( 19 )
  1. 亞眠并无实体的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六呂
    天啦!!!!!!!!!!!!!!居然是!!!!!!!!!!!!!!冷CP之野望!!!!!!!!谢谢葬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