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体温

#Fate图文六十分#


“请……拥抱我。”

即使说出了那句话,男人的脸上也依然冰冷而没有任何表情。那一瞬间Caster觉得,她这一次短暂的现世将要到此为止了。

但是,对方点了点头。


日本的冬日出乎意料的冷,和故乡的温和截然不同。在美迪亚还是少女的时候她曾经在橄榄树荫下小憩,闻着丰厚的草木清香;冬季则可坐在织机边将纺好的羊毛织成厚实毛呢。那时节她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情,也不知道什么是背叛,她甚至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生她育她的科尔喀斯。尽管她习学神言魔术,懂得天地之间奥秘的道理,但那一切似乎也不过是女儿家的游戏。

——那时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将背负魔女的名字,直至世界终结之刻。

但现在美狄亚需要烦恼的是这恼人的寒冷。

葛木宗一郎赁居寺中,所居不过一间六叠榻榻米大房间,甚至连暖炉也没有——以男人的精悍,似乎也并不需要这个。虽然由于铺盖只有一套、两人不得已下睡在一起,但是宗一郎似乎也恪守着什么界线,侧过身去一动不动,竟在并不大的被褥下留出一线空白。

美狄亚背着身侧躺在另一侧。被褥被男人撑起些许,寒气似乎沿着那道缝隙钻进来,缠上她的手脚。她瑟缩着,轻轻地将手指凑到面前,无声地呵着气。作为Servant本来不应该感到寒冷,但或许是魔力尚还稀薄的缘故,她竟然变得和正常人相差无几。

——那么灵体化不就好了?

心底有个声音小小地说着。

但是她不愿意。

就好像……如果在宗一郎面前灵体化了,就似乎更证明了自己的特异。

尽管男人对她的紫发和尖耳视若无睹,甚至对圣杯战争似乎也毫无兴趣。但是他却会默许她的任何行为——包括似乎略显频繁的交缠。

暂时就这样存在下去罢。毫无目的,亦没有动力。似乎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只是在这种寒冷之中,独自一人坚持下去——

被子忽然动了动。

“很冷吧。”

低沉的嗓音从背后响起。

“哎?”

下一刻温热的体温贴上了她单薄的背。一只手伸过来拢紧了被角。

“睡吧。”


即使两个人已经做过更加亲密的事情——但是那样微小的动作内部所蕴含的亲昵,却叫她的心脏危险地跳动起来。

简直就像被阿芙洛狄忒的手指所拨弄过那样——可怖,炽烈,烧毁理智,能叫人不惜一切的搏动。

——那是离开了柯林斯的魔女,从未想过、还会再一次感觉到的情绪。而那一刻,她忽然疯狂地想要将这一刻延长下去——再延长下去。

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好。


评论 ( 3 )
热度 ( 56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