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看得见星星的夜晚

*基于梦间集联动的背景。如果戳一戳千机伞辫子上的发饰,会得到“据说已故之人都会化作星辰,在天上默默地守护着我们”的台词。
*私设有。
*这个千机真的无比温柔。


“——对了,我们忘了一件大事!”
“啥事啊一惊一乍的。”
“名字啊!这么牛逼的武器怎么能没有名字呢?”
“这种事情不是怎么着都行,要不然还让沐橙来取。”
“不行这个好歹是我的心血之作,我要保留命名权。”
“那你准备叫什么?”
“变形金刚……?”
“沐橙,过来一下,你哥要你帮个忙。”
“喂喂喂我不要面子的啊?”

千机再次想起来这些,却是在一次异界的旅途中:这些久远的、令人怀念的、如同沉淀在水底碎片一样的回忆。现下想来那大约就是自己的“诞生”之时,只是长久以来,他无法意识到这点罢了。

兵刃之灵毕竟不同于人类,并没有蒙昧不知的孩童时代。他们的性灵似乎从一开始已经注定了秉性,从他们的材料上又或者是特性上而来——就像道教的法剑总是仙风道骨,这点从一开始便浸染而来,改变不了。而荣耀世界之中充满刀光剑影,一往无前,纵横天下,亦不过是为了拼尽全力之后跃出的荣耀二字,因此在最初的诞生之时千机是极尽骄傲的:银武们都有这样的骄傲,每一个人都渴望着那锋刃上的荣耀,而没有战斗的武器则是寂寞而悲哀的。

千机不会想到,他的骄傲还未展开些许的时候,漫长的寂寞已经注定了横亘于他的路途之上。

那时他的创造者总是不厌其烦地在他身上尝试着各种新的材料:在银武的世界中自有某种冥冥的天意主宰着他们的造成,或者,用后来队里罗辑的话(而他所无法理解它)来说,一切都是数据的流向。

他不能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而那一切尚且离年轻的他十分遥远。在苏沐秋将最后一样稀有材料镶嵌在他的身上时,他感觉有一道新的力量通过他,像是火焰点燃流星划过夜空,那力量蓬勃地在他胸口回荡,像是等待他去领受的宿命。那一刻苏沐秋看着屏幕中真正更改了形态的银武激动地跳了起来撞翻了椅子,叶修从旁边的座位探过身来,而苏沐橙正拎着外卖的饮料走进屋里。那时的他们不知道,千机伞也同样不知道,他们彼此的命运将要怎样在未来交织起来,而又有什么样的离别在等待着他们。



不慎跌落在五剑之境的时候,千机伞忽然想起这些过往的事情。天罡和无剑仍然在睡着,他从那简陋的休憩之所走出,走到总是飘散着薄雾的湖边。慢慢地,雾散去了,无数若明若昧的星辰正从墨色的天空中透过纤薄的流云俯瞰着他。

这样的情景让他想起苏沐秋。

荣耀的时间流速和现实类似,于是在叶修和苏沐秋两个夜猫子的共同作用下,千机伞对于夜色总是更熟悉些。他那时候刚刚被早好,还未曾来得及在荣耀的舞台上绽放光芒之时,官方就开放了等级上限。随着大招的出现,一力降十会成为可能,散人早期的快打优势消失无踪。而他这把刚刚被造出来的银武,瞬间就成为了无用之物。苏沐秋对着屏幕中的他沉默了好久,但最终只是说了一句:

不过是从头再来。

他听见了,也记住了,却没想到这一次从头再来,要等上那么久的时间。

千机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苏沐秋的再次上线,而在他开始多多少少有些怀疑和恐慌的时候,屏幕对面出现的人却是叶修。千机注视着他,似乎能够从那张尚嫌稚嫩的脸上找到一些解释,但叶修只是凝视着屏幕中的他,鼠标无意义地从他身上划过。沉默无声地蔓延开来:他的话语无从传达,而叶修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来他遇到了却邪。斗神的战矛身着乌甲,年纪比他更大一些,身上也带着久经战阵的沧桑。他看待千机如同看待自己的兄弟,但是再小的弟兄也总得长大并去经历风雨。于是他只是直接告诉他:「苏沐秋死去了。」

「死是什么?」

「就是不会再回来。就是消失。就是离开这里到天上去,和星星一起注视着我们。」

后来千机想想,明白这十足是哄骗孩子的语气。可那时候他和孩子确实并不差多少。却邪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叶之秋在召唤他了,他必须得离开。那一段日子里却邪总是这般忙碌,甚至没有时间坐下来和千机多说一点什么。开始的时候吞日还和千机留在一起,后来吞日也随着沐雨橙风奔波,只剩下他一个人,怀抱着胸口一度曾经被点燃的火种等待着。

偶尔叶修会再来看一下他。仅具概念的千机,怀抱着希望的千机,无能为力的千机。他看见叶修的疲惫,那仅只对着他露出的细小的疲惫——在却邪面前,他的主人战无不胜;在吞日面前,他的主人无所不能,他们便是这样信任着叶修,这样依赖着他。

有一天你会再拾起我吗?

他问,即使这问话永远无法传递到男人耳边。

叶修让鼠标在它身上划过,如同一次温柔的触摸。然后编辑器的界面关闭了,千机再次一个人抬起头,看见荣耀世界里无垠的星空。



在却邪离去之前,这位沉稳的兄长曾经特地来和千机道别。在银武之间总有些人类所不知的渠道,因此却邪竟比叶修更早知道他将要被交易的事实。在铠甲的包围下他显得如此沉稳,昔年锐不可当的锋芒似乎已经随着年岁收敛起来,只有偶尔眼中闪过的锐光,才证明着他是斩落了斗神名号的武器。

他对千机说,我要走了。

那时候的千机的形貌仍然和刚诞生之时相差无几。他没有后来银光闪闪的盔甲,暗藏锋锐的机关,镶嵌金边的枪套,也没有能够迎风飞舞的殷红披风。唯一一点直到后来都没有变化的,就是苏沐秋亲手镶嵌上去的那一样稀有材料,那银色的十字发饰始终在他肩上晃动着,像一枚被捕到的星。他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好友和兄长,问:

「不能留下吗?」
「你是比我们幸运的。我们或早或晚,总要和他分别,但是你不会。」
「我又有什么不同呢?」
「因为除了叶修,再没有一个人能将你运用得这么好了。

千机不知道却邪是认真地这样说,又或者这仅仅是一个安慰。离别是无可阻挡的,苏沐秋是这样,却邪也是这样,这所有的重要的人似乎都要从他身边离去。而还未成长的他却没办法做任何事情。

却邪在他身边坐下来。荣耀世界的无数星辰在他们头上铺展开来。也许在那无垠的星空中,有一线星光会是苏沐秋的目光,这想法让千机同时感觉到期待和伤感。

「下次见到的时候,大概就是在战场上了。」
「我打不过你。」
「现在而已。」却邪说,「叶修肯定不会这样放弃的。不过是从头再来,他一定是这样说的。」

从头再来。

那许多年以前,曾经在他胸口燃起的火焰再一次地烧灼了他。那片他一直只能远远观望的战场在召唤着他:这许久,这许多次,而他终于要朝它走去了。

「代替我去保护那个人吧。」却邪说,「代替那个人,和我一战吧。」

这仿佛截然相反的要求并没有让千机迷惑。他轻轻握了一下身边好友和兄长的手,感到他的手有一丝颤抖——而在那一刻,叶修将承载着一叶之秋的账号卡从兜里掏了出来。

那双从来都如斯稳定的手,同样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少年道士踏着夜露朝他走来:在切磋过后,之前还像只刺猬的天罡就已经平伏了许多,即使如此,在他开口的时候,语气仍然硬邦邦如同责难:

“不好好休息,明天可是没法应付硬仗的。”

“放心吧,我休息得很好。只是醒来的时候,看见许多的星星……”

天罡顿了一顿,驻足于他的身边,抬头望去。在北方的天空上,北斗七星正恒定地指引着归去的道路——那是他身边的人即将踏上,而他尚要继续磨练追寻的道路。

“千机。”
“嗯?”
“你要守护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人?”
千机笑了一下。
“他是一个虽然看不出来,却很温柔的人。因为他那么厉害,所以没有人想过他也需要保护,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
“为什么?”
“因为我可以光明正大地保护他。”

天罡沉默了。少年究竟想到了什么呢,千机并不知道:他毕竟不知道在这少年道士的肩头背负着怎样的重担。但是现在他只是抬起头,望着那无数的星。

在这里的事情并不会被那个世界所知。然而无论在何处,星辰都是一样的。或许,这就是他们的世界终究是彼此牵系的证据罢。

“等着我。很快就要回去了。”

他低声地说,对着在裂隙的另一端所等候的那个人,却也是对着遥远的、在星空中注视着他的那个人。无数温柔的星光将他拥住,而那遥远将来的风暴,在他的胸口里激起了一连串战鼓的跃动。


Ende.



评论 ( 15 )
热度 ( 219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