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乔高】雪月花时(上)

原作完结后十年+设定,私设如山,我流解读,OOC预警。
这是一位GN的点文,然而已经是两年有余的点文了……(这教训我已经聆取。 争取明天将它搞定。
复健ing,文笔略怪,多多见谅。



雪月花时

1.

他们坐着火车一路往南而去的时候,乔一帆见到铁道边浓密的森林。那绿色太浓密,层层叠叠,不见到一点缝隙,绿得人心慌,像是要将人的心神都摄去一般。看惯了都市的钢筋水泥,过久地凝视着这样的绿色几近眩晕。
火车上过于安静了。乘客们均安静地藏身于自己的座位之中,不以一声来提示自己的存在。他想和高英杰低声说两句话来驱赶这种莫名的心慌,转过头去却见到好友沉沉地睡着了。
他搞不清楚那是短暂的一刻,或者更长一些。时间感如同窗外的绿意一般氤氲起来,化作模糊的虹远远地将他们甩在身后。然后火车转弯了,睡着的高英杰倒下去,落在他的肩膀上,头发如绒绒的幼兽那般在他颈侧亲昵着。恍惚间这又像是许多年以前,他们仍然在一起,共享同样的寝室和梦想,亲密得像是森林里的两棵树,连枝叶都纠缠在一起。再一转眼,他们已经分离了这么多年。
然后高英杰惊醒过来。他离开他的肩膀,说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
没事。他摆一摆手,又重复一遍,——没事。
高英杰还想说什么,却恰巧瞥见窗外情景。他推了一下好友肩膀,说:
海。
确实是海。灰蓝色的大海在阳光下铺陈开来,无数的波浪载着阳光欣然跳跃。远处的天被云色模糊,仿佛到了极远处便失去边界地融在一起。
好久没看到海了。
乔一帆说。
他们坐在那里,看着外面的海和天,海鸥和渔船,云和阳光,直到火车又过了隧道,进了山。

目的地便不远了。

2.

乔一帆上次和高英杰在国内见面还是柳非结婚时候。新娘这边请了许多荣耀圈中的人,不知为何请柬也寄到乔一帆处。其实当时在微草时两人也说不上多么熟稔,请柬来得突兀,似乎拒绝掉更好一些。
但乔一帆最终还是去了,他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什么。
婚礼是在B市,选了著名的五星酒店。礼堂并不像暴发户那样大红大金,四处装饰着奶油色缎带及香槟玫瑰,品味维持在基本线上。他在迎宾处签名又交了红包,正准备找位置时候听见有人喊:
一帆。
他抬起头便看见高英杰匆匆跑来,脸上还带着一点因为跑步引起的潮红,眼睛极亮的。他说你来了啊,真好,我还担心——
我肯定要来的啊,老朋友了。
乔一帆说。
啊,是的。
高英杰说,俯下身去签名。他似乎还不习惯新配的框架眼镜,写这么几个字的时候也要伸手去扶。乔一帆等他也交完红包,问:怎么样,退役生活?
还有些不习惯。高英杰实话实说,和他肩并肩往里走。
眼下他们这届选手都已退役,就连年纪最小的高英杰也在前不久从微草离开。世代更替总是没办法的事情,更何况他们已经比前辈的竞技寿命更长一些,实在没什么可以抱怨。
下一步准备做什么?乔一帆问。他们其实很久不曾这样亲密地谈话,但似乎只要几句话,当年的感觉又回来了。
其实我……
高英杰犹豫了一下,说,——我有一份俱乐部教练的邀约。
乔一帆有点惊讶。如果微草准备留住高英杰,他不会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八卦版面上也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可是他很难想象高英杰会去其他的俱乐部做教练,他身上微草的印记太重了。
我其实还在考虑。高英杰说。
是哪家俱乐部?
——队长!
还没等高英杰回答,他们的对话就被刘小别插了进来。已经转职为年轻爸爸的刘小别抱着女儿喜笑颜开,说队长你来得够慢的啊,哎,一帆好久不见看看我家小公主。可爱吗?可爱吧!哎呀队长你快过去吧,这帮小子快将桌子掀翻了你赶紧去维持一下秩序……一帆你是跟着叶神来吗?
啊?
乔一帆怔一下才看见在最靠近舞台那桌坐着叶修和王杰希。刘小别显然误会了什么,拉着高英杰朝微草大部队走去时候还不忘嘱咐乔一帆:你就坐叶神边上,别怕,今天虽然你们兴欣人少我们也不会去敬酒的。
高英杰被拉走的时候还在朝他看,很想说什么,但很快就被微草热情的年轻队员所淹没了。乔一帆在人来人去的婚宴会场里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朝叶修那桌走去。
叶修正在和王杰希看一份摆在桌上的菜单,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乔一帆叫了声叶神,叶修这才抬起头,有些惊讶问他怎么来了。乔一帆还没说明自己接到请柬,叶修一拍脑袋:哎对了,你和柳非是训练营同期。
其实并不是。乔一帆正想解释柳非比他早来训练营两年,偏巧王杰希也抬头看过来。训练营那时乔一帆历来有些怕王杰希的,他总觉得被对方盯着很有压力;时过境迁,这种压力似乎也并未减少多少。魔术师盯着他看一会儿,问:和英杰一起来的?
——在门口碰上了。
乔一帆实话实说。
王杰希点头,说:难为你大老远过来。他大约以为乔一帆还在H市那边。
王队,我是B市人,退役之后就回来读书了。
乔一帆说,有点不好意思。
我是和大眼儿来蹭吃蹭喝的。可惜今天看这个菜单,分量不太够啊。
叶修一脸遗憾。

事实上确实不太够。对比五星级酒店的名气而言,饭菜则太过有节制了,坐满一桌之后大家都不敢动筷子,生怕多夹几次盘子就见底。趁着王杰希上台念证婚词的时候,叶修夹了一个小巧虾饺,叹口气,对乔一帆道:一会儿去吃个夜宵吧。
结果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席散了之后叶修拉着王杰希和乔一帆就走,说要去簋街吃小龙虾。微草那边自然也要续摊,高英杰和许斌过来请王杰希一起。王杰希摇摇头,说我过去了那帮小孩都吃不好,而且我也不准备给你们灌酒的机会。许斌说那怎么能呢。乔一帆站在叶修身边没参加对话,只是眼神偶然和高英杰站在一起。
他忽然想起刚才高英杰没说完的话。
我其实还没决定。决定什么呢?
高英杰忽然开口,问他:一帆要不要一起?
他有种冲动说好。但是这场合毕竟是不合适的,他看见站在高英杰身后等待着他的人。他说下次一起聚吧,我和叶神也很久没见了。
高英杰于是笑了笑,说好。

他们两拨人在酒店门口分手,一群人向左,另一群向右,走进B市初冬的夜晚里,像是一部古早绘本里的比喻。


3.

高英杰定的温泉旅馆在一处小镇上。小镇靠着山,火车站在半山腰的下面,而大大小小的房屋从斜坡上一直蔓延到海边。他们沿着小路慢慢地走下去,整座镇子寂寥得像是没有人住在这里,脚步声敲击在柏油路面上,在两侧的房屋之间回响成一体。乔一帆忽然有种错觉,他们两个怕是下错了车,就要这样走进无人的国度里去了。
好在旅馆干净整洁,在这初冬的季候里温暖宜人。他们将不多的随身行李放下,没形象地瘫倒在榻榻米上。
你日语很好啊。
乔一帆说。
那不算什么,高英杰知道乔一帆是在说刚才在前台的对话,——都是日常的事情。平时大部分时候还是说中文。
在俱乐部里也?
有翻译,不过也在学。
乔一帆正想问他在异国他乡执教的感受,就听见有人敲门。他一个激灵翻身坐起,进来的原来是宾馆女将,过来交代晚餐的事情。高英杰点了半天头之后,回来看见乔一帆就笑起来。
……你这样子像当年在宿舍里被突然袭击了似的。
有吗?
有,你记得刚进训练营的时候我们躲起来打PSV吗?然后有训练营老师来查房——你这表情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好呀,我这种糗事你倒记得清楚……
乔一帆眼珠一转骤然发动突然袭击,两只手朝着高英杰的痒痒肉袭去。高英杰委实怕这个,一边控制不住地笑一边地想躲开,两个大男人小孩一般滚在一起。或许是昔年的记忆过于鲜明便太容易模糊对于年岁的认知,又或许在那个合适的人面前我们总是没什么介意的。
不行了不行了……我投降。
高英杰最终气喘吁吁地说。他们距离一下子压得很近,近得足以勾起某种回忆。乔一帆松手直起身来,刚才轻松的气氛肉眼可见般沉落,那根沉默的弦重新绷紧了——那道自从他们见面起,就一直绷在他们中间的那根弦。
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出去散散步?
高英杰说。

此时太阳已经向西沉落,将海水映得一半湛蓝一半艳红。天空仍是透彻的浅蓝色调,只在天际线附近染一抹石英粉。涨潮时分,浪一重一重地撞碎在防波堤上,探出去的小码头上有中年人垂钓,围了几个孩子在看。
他们慢慢沿着堤走。有太多的事情可以讲,然而略一思索又觉得没有什么是此时一定要讲的。寒暄早已耗尽,近况亦已交代,剩下的似乎就只有悬而未决的那问题悬置在空中,令其他所有的问题都无法越过它而贸然开始。唯有记忆如同白色的浪一般,徒劳地袭上脚面,又挟裹着泥沙退下去。
最终他还是问了。
——你会回B市吗?
高英杰没有回答。他最近已戴了隐形眼镜,因此看起来和乔一帆所熟悉的那个高英杰再没什么明显差别了。但总是有些的:旅居他乡会改变人的形貌,就像那些暗暗在心底燃烧的欲求也会从内而外地磨蚀下去。
乔一帆不知道高英杰眼中的他是否也已经变化。也许有。也许他不会注意到。海浪声在暮色里不停地推上来,推上来。天边已见到金星了。





下一篇

评论 ( 4 )
热度 ( 100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