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存文站:www.unrealcity.net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写手挑战答卷

先感谢大家[划去]看热闹不嫌事大[划去]的踊跃点赞。这部分应该昨天就更新的但是懒癌发作耽误了一天……【最近是有多懒】。总之今天来更新:


I.码字时候常用的软件

最常用的其实是三个:Byword,(毫无新意的)Word和最近的新欢Scrivener。

Byword和记事本没什么区别,可以用markdown语法【但并不经常用。它的界面简单,没有什么分散精力的部分,比较适合写短篇。

Scrivener更适合从无到有地创作长篇,它的软木板功能很适合排列各种小情节,而且有各种非常强大的辅助功能。写作的时候也有composition mode,比较适合集中精力来写。感觉它最适合的是写转场多的剧本,适合情节的前后调整,不过目前为止我也是一边用一边摸索。


II.喜欢的BGM和码字时候常用的字体

最近非常中意的BGM是白噪音,尤其是雨声类。特别中意的有:Rainy Mood,手机上的有Rain Rain。音乐类的最喜欢的果然还是Ólafur Arnalds——基本所有的专辑我都喜欢,非常安静也非常忧伤。

码字时候的字体一般是几种:方正细雅宋/新书宋,或者word自带的宋体。如果说有挑剔的地方的话大概就是一定不能是等线体吧【奇怪的坚持】。


III.一个脑洞

一直没能写的一个脑洞是关于平安时代阴阳师的故事:鬼的血脉和人的血脉的纠缠,反目成仇的好友,数代之间的恩仇……然后它在我找资料的过程中就无声无息地蒸发了。


IV.一个段子

这个其实是和行风老师一起聊天时候摸出来的段子。

夏休期的第一天。

从床上醒来的叶修忽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微妙地不对。天花板似乎更远了,电脑似乎更大了,床头柜上的水杯怎么有半个头那么大……简单来说,就是所有东西都大了一圈。

大概是睡晕头了——作出这个判断的三分钟之后,在他试图从被子中坐起来的时候,他被现实无情打脸了。


当叶修以着自己从没有过的敏捷跳上了电脑桌的时候他表示十分满意。

但是当他发现爪子是没办法同时操作键盘和鼠标=无法玩荣耀的时候,他整个猫都沮丧了。

不能玩荣耀的人生(猫生)还有什么意义!

叶修在屏幕前瘫成一条猫参。


以上。后续还有很多展开,比如说老叶去给兴欣众人捣乱啊,被陈果以小鱼干收买了啊,被过来拜访的小周拎走了啊……

但是并没有写完呢【喵喵喵?


V.黑历史

发现早年的原创已经被我自己毁尸灭迹了……找一段当年最开始写同人的时候所留下来的相对还比较能看的部分【虽然并没有写完】,原谅我的这一点点虚荣心(ノへ ̄、)

于是我到禅达已经是第十三天。

除了论文初稿上的几道无力的钢笔印记我不能再给予它更多。即使来到这片大战发生的土地我也什么都掌握不了。在轻微的后悔和赌气而不甘的复杂心理中我走到文化馆门口才发现今天周日,那黑框眼镜根本不会来给我开门。这一理所应当的事实又在我的挫败感上加了厚重的一笔。我走在青石板路上如被雨水淋透的狗,胳膊底下夹着的论文草稿如一块砖头严重拖延了我的脚步。

然而除了往前走我似乎别无选择。

越过小桥便是菜市场。我站在桥上踌躇了一会儿,直至目光无意识地落到一个买菜的大爷身上。他拎着个菜篮子,里面满满的都是菜,然后还在跟摊主开展了永无止境的讨价运动——虽然他要买的,也只是一捆粉条而已。

我忽然来了兴趣,装作若无其事地旁观两人的小小战争。两分钟之后我才明白问题的关键在于到底价钱应该是两毛三还是两毛五,可是那位老大爷决不会就此止步。从红薯的产量到副食品行业生产建设;从粉条本身的制作手续到它的来源起源以及在八大菜系中不同应用——老人坚持着他要做一道无比正宗的白菜猪肉炖粉条,东北式的,所以南方的粉条无论如何都是屈才都是凑合了这道菜都是勉为其难的代用品——

我猛然站直了身子。这一后果是那沓子论文险些从臂弯中滑到河水里——幸好没有。我聚精会神地看着老人砍完了价——摊主自然屈服了——把粉条往胳臂底下一夹,如将军凯旋一样踏上归途。我以从来没想过的冲动大步向前,说大爷您拎这么多东西多累我送您回去罢。

他住了脚,回头看着我。明明是温和的长相,可是目光却让人有点禁不住似的:——你?

我咽了口口水,接过菜篮子:

——我是来调查的——我要写毕业论文。

哦。

他应一声,掉回头往前走,笃定了我一准要跟过去。

我是T大历史系的。我在做缅甸远征军。我知道禅达这边曾经有一场大仗……我匆匆说着,但却寻找不到合适的词句。

嗯。

他随口应了一声,脚步一高一低,却是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

于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手指握住那叠稿纸。出了汗。


VI.短篇

争取明天或者后天更新(ノへ ̄、)

评论 ( 15 )
热度 ( 94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